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趣闻 > 旅游 >

阿尔卑斯长号节:雪山之巅的天籁之音

阿尔卑斯长号节:雪山之巅的天籁之音

 瑞士阿尔卑斯长号节

能够把一种民间艺术放在大自然背景下进行绝妙演绎的,除了张艺谋的《印象刘三姐》,恐怕就是瑞士的阿尔卑斯长号了。

上周末,在瑞士南部海拔2200米的阿尔卑斯塔古埃山巅,以峻拔的雪山、清澈的高山湖为背景,245名阿尔卑斯长号演奏者共同演绎了一曲人与大自然交流共鸣的壮美乐章,为持续三天的阿尔斯长号节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阿尔卑斯长号节:雪山之巅的天籁之音

 瑞士阿尔卑斯长号节

阿尔卑斯长号,是“艺术来源于生活”的最好诠释。大山深处的阿尔卑斯人,传统上以高山畜牧业为生,为了召唤畜群,牧人们最早使用号角。今天的阿尔卑斯长号,就是在这一基础上演化而来。顺风时,其声音可以传10公里之远,因此在过去通讯不发达的年代,长号还被用于村庄间传递信息。迄今,这种乐器已有数百年历史。

阿尔卑斯长号,从形状上像是一个被拉伸了长度的牛角。其总长度为3.8米,较细的一头用于吹奏,另一头则向上弯曲似喇叭,声音从这里传出。现在的长号在构造上已进行改良,一般分为三节,拆卸后装入袋中,再往身上一背,随时说走就走。在瑞士大小节庆活动上,都少不了长号的身影。

 

阿尔卑斯长号节:雪山之巅的天籁之音

  瑞士阿尔卑斯长号节

目前的长号演奏者多集中在阿尔斯山国家,瑞士一共有4000名演奏者。不过,阿尔卑斯长号比赛却是近年才开始兴盛起来的一个项目。瑞士南部瓦莱州的南达镇,则被称为“长号之父”。从1986年首届比赛举行,到今年已是第14届。

今年的比赛,共有近100个代表队参加,参加者主要来自瑞士、法国、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地区,其中有专业演奏者,更多则是业余参赛者,以“邻家大叔”为主,但也不乏“邻家大妈”以及年轻选手的身影,充分体现了“重在参与”。比赛场地是在一处安静的山坡上,评委们则被安置在附近一个小帐蓬中,通过盲听来为各参赛队打分。

阿尔卑斯长号节:雪山之巅的天籁之音

 瑞士阿尔卑斯长号节

最让人震撼的是最后一天在2200米山顶台地表演的长号合奏,当天一大早,人们乘坐高山缆车来到山顶,争相目睹这一特别的时刻。245名身着民族盛装的演奏者排列成弧形,245支阿尔卑斯长号呈扇型展开,与背后峻拔的雪山、清澈的高山湖构成一幅阿尔卑斯独有的壮观图景。

山脉,险峻巍峨,如同一曲雄浑的交响乐;

湖水,清澈透明,如同阿尔卑斯人纯净的心灵;

长号,时而婉转低吟,诉说着孤独与惆怅;时而悠远绵长,传递着召唤与向往;时而欢快高昂,表达着山地人的喜庆;时而浑厚雄壮,恰似阿尔卑斯人的坚韧顽强。

阿尔卑斯长号节:雪山之巅的天籁之音

  瑞士阿尔卑斯长号节

阿尔卑斯长号节,如今已演化成为阿尔卑斯人的一场嘉年华,期间各种民间活动竞相上演。28名身着民族服装的旗手,舞动着瑞士26个州的州旗以及瑞士国旗和南达镇镇旗,在高山之巅蓝天白云之下,将旗帜用力抛向空中,28面彩旗在空中翻转飞舞,随后又被旗手稳稳地接在手中。

牛,是阿尔卑斯人的图腾。牛养育了阿尔卑斯人,阿尔卑斯人也对牛表达了发自内心的尊重。因此,各种民间节庆活动上,牛铃表演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节目。男人们身挂几十斤重的牛铃,有节奏的行进中,雄浑的金属撞击声回荡山间。

不过最热闹的,当属各村镇的游行队伍,原生态地再现了阿尔卑斯山地人生活场景:耍响鞭的帅小伙,随圆舞曲翩翩起舞的大叔大妈,农用车上载着各种用于劳作的农具在街上穿过,热情的村民们向路边的客人献上刚刚采摘的鲜果……。

阿尔卑斯山,养育了这里的人民,也哺育了这里的文化。尤什迪今年60多岁,来自邻近的小镇,从小就学习阿尔卑斯长号,是镇子里的一名资深长号手。在他看来,长号的魅力在于它源于自然,是“大自然的作品”。

阿尔卑斯长号节:雪山之巅的天籁之音

 瑞士阿尔卑斯长号节

在长号节上,也不乏新生代代表。在比赛现场,记者与正等候上场的一对青年男女聊了起来。他们来自法国阿尔卑斯地区,女子说,她是第一次参加长号比赛,因此有点紧张,但更充满期待。

与其他传统艺术一样,阿尔卑斯长号在当今时代也面临着发展的窘境。布里斯维乐先生是法国一家音乐学校的老师,主要教授法国号和阿尔卑斯长号。在他看来,阿尔卑斯长号作为一种传统乐器,需要进行“重建”。他本人正在为此做出努力,比如将长号与爵士、摇滚相结合,与钢琴、贝斯等乐器同台演奏。

阿尔卑斯长号节:雪山之巅的天籁之音

 瑞士阿尔卑斯长号节

阿尔卑斯长号的制作,更是一个技术活,需要选择上等木料,经过5-8年的干燥后,再刨切成型,经手工打磨后粘合完成,制作一个长号,一般需要80个工时。今年的长号节上,就有这样一对来自法国的“父子兵”。父亲桑德罗·法伊塔曾是一名法国号演奏手,后来改行制作长号,法伊塔说,长号制作有很高的技术含量,他经过四年的学习摸索,终于掌握了这门技艺,现在他每年能拿到约30个订单。儿子现在13岁,显然继承了父亲的音乐细胞,他现在一边学习小提琴演奏,一边跟着父亲学习长号的演奏和制作。这次父子俩携手上阵,展示技艺。说起阿尔卑斯山长号,小法伊塔一幅陶醉的神情:太神奇了!

每年的阿尔卑斯长号节,吸引了大批观众和游客。记者就邂逅了这样一位老人。他是德国人,许多年前移居瑞士瓦莱州,原因很简单:“我喜欢大山。”说起每年的长号节,老人感慨地说:这是大山的聚会!

的确,对于阿尔卑斯山地人来说,大山从来不是障碍,而是财富,是取之不尽的宝库。他们热爱大山,更歌颂大山。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