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赵高:你们创造了皇权,但真正读懂皇权的人是我

秦灭六国用时十年,六国亡后,一个新鲜事物出现在天下之人的眼前,它的名字叫做:皇帝。

何谓皇帝?何谓皇权?何谓中央集权?关于这个问题,原六国之人皆在梦中,老秦人也不甚了了,一统天下的秦始皇认为他完全了解来这个问题,但事实上,他只看到来其中都一面。而关于这个问题的另一面,老将王翦或许看到了,但王翦是个君子,他只求自保,除王翦外,还有一个人也看到了,他的名字叫赵高。

新制度带来的新秩序也让之前很多行为逻辑变得无效,之前的一些臣子的终极梦想或许是信陵君、春申君等,但是在新秩序下,这些已经变得十分可笑与不切合实际,新秩序下得换种活法。

谁是赵高?

赵高,其身份存在争议,对于秦汉史颇有研究的李开元先生认为赵高的先祖是赵国的王族,其先祖可能有在秦国做人质的经历,有点像遇见吕不韦之前的秦庄襄王嬴异人(秦始皇嬴政的父亲),但与嬴异人不同的是,赵高的先祖没有转运,在王位竞争中失败,所以滞留于秦国,至赵高的父辈时已经沦为庶人。

 

赵高:你们创造了皇权,但真正读懂皇权的人是我

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学者认为,赵高的先祖不是赵国的王族,就是秦国的王族,因为秦赵两国的君主的姓氏都为赵,秦王嬴政也可以说为赵政(战国时期,姓与氏是分开的,秦始皇为赵姓赢氏,昌平君为芈姓熊氏,所以《大秦赋》里称昌平君为芈启,而很多学者称之为熊启,都是正确的)。

赵高幼年时,因为母亲犯罪而被处刑,一部分学者认为所处之刑就是宫刑,所以赵高的身份毫无疑问的是一名宦官,而另一部分学者认为赵高因母亲犯罪所受之刑并非宫刑,而赵高也并非宦官(本人更倾向于赵高是宦官)。

无论赵高祖上是赵国王室还是秦国王室,无论赵高年少时受的处罚是不是宫刑,赵高的背景大致可以概括为这样:祖上辉煌过,但是没用,到他这代就是普通人,而因为母亲犯罪,他也受到牵连,处境连庶人都不及。

出身卑微的赵高却十分有学习天赋,他对秦国律法了如指掌,大秦以法家治国,这为赵高的仕途提供了不小的助力,因为精通律法,赵高甚至得到了秦始皇的赏识,并提拔他为中车府令掌皇帝车舆。

赵高的书法写得也十分漂亮,因为这个优点,再加上精通律法,秦始皇让赵高担任自己十八世子胡亥的老师。

赵高的官职是中车府令,是一个执掌执掌皇帝车舆(车马与符玺)的官职,这个官职看似并无实权,但是他离皇帝很近,换句话说,离最高权力很近。

秦始皇统一六国,以郡县制代替分封制,于是,地方权力高度向中央集中,而中央权力又高度向皇帝一人集中,以往的分封制中,王权虽然也是各国的最高权力,但是六国之中同样有相当数量的封君贵族,这些封君贵族们的权力同样很大,甚至有时候能够达到制衡王权的程度,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新制度下皇权高于一切,且所有的其他的权力都来自于皇权,后来与赵高一起合作干掉扶苏与蒙恬的李斯贵为丞相,但是,从与皇权的距离来看,二者并无太多区别,甚至某种意义上讲,赵高离秦始皇比李斯更近,也更直接。

接近皇权,这是第一步。

秦国是一个以法家思想立国的国家,但当皇权与大秦律法相悖,大秦律法毫无疑问要让位于皇权,按照大秦律赵高曾经犯下死罪,蒙毅准备将其处死,但是,秦始皇赦免了他,新游戏规则下,得到皇权背书,就得到了一切。

皇权真空与沙丘之变

赵高离秦始皇很近,也就是离皇权很近,但是他十分懂得因人制宜,在秦始皇这个有为君主的面前,赵高一直十分隐忍,从来不表现出对权力一丝一毫的渴望,或许正是这样的表现让秦始皇十分信任他,将掌握符玺的重任交给了他。

 

赵高:你们创造了皇权,但真正读懂皇权的人是我

赵高也一直兢兢业业,扮演秦始皇的一个工具人。

符玺代表皇权,但是,当秦始皇的肉身存在时,符玺仅仅是个工具,赵高可以说毫无权力,但历史给了赵高一个机会,秦始皇不是永生的。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在东巡途中病危,秦始皇也是人,是人就会死,但正常情况下,秦始皇的死并不会构成赵高的机会,因为他若死在秦宫之中,百官之旁,皇帝遗照没那么容易篡改,皇位传承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秦始皇偏偏在路上病危,而在他身边的又是那个掌握着皇帝符玺的中车府令赵高。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天意这种东西,秦始皇在东巡路上,留下召回公子扶苏的遗诏后就匆匆撒手人寰,赵高握着皇帝的遗诏,看着死去的秦始皇,他意识到权力真空来了。

原本属于秦始皇的至高权力现在还没有传递,而赵高手中,有着一张重要的牌,皇帝遗诏和皇帝符玺。

但光凭这些还不够,他马上意识到,要快速行动。

皇权的拆解

按照秦始皇的意愿,接下来该发生的事是这样的,赵高在秦始皇的遗诏上盖上皇帝玺,然后,由丞相李斯宣布皇帝遗诏(招公子扶苏回朝,主持秦始皇丧事,实际上就是传位于扶苏)。

在这段权力真空期,皇权被暂时拆解,一部分在赵高自己手中,一部分在丞相李斯手中,好了,赵高需要去说服李斯。

理论上讲,只要说服了李斯,这次皇权的拆解就能够完成,但是,请注意,如果联盟只包括赵高和李斯两人,只能在始皇遗诏这一次事件中拆解皇权,显然,赵高想要的不止这些,赵高的要的,是通过这一次对皇权的拆解,来达到以后长期影响甚至控制皇权的目的。

于是,他找到了跟他学习律法的十八世子胡亥。

赵高的手腕在说服胡亥的过程中开始显现,他先恐吓胡亥,如果扶苏继位,他的下场将十分凄惨,再以皇帝的至高权力诱惑胡亥,当胡亥仍因道德问题而犹豫不决时,赵高明白,其实他已经成功了,一边是皇帝之位,一边是虚无缥缈的道德,况且那些道德胡亥未必真的懂。

赵高马上举出多个古代杀父兄却取得一番伟业的人,此时的胡亥21岁,赵高给他画的饼是无上的皇权,他没有办法拒绝。

 

赵高:你们创造了皇权,但真正读懂皇权的人是我

好了,现在轮到下一个重要的人物李斯了。

李斯,一个政治理想,当然,也可以说是野心来到秦国的楚国小吏,据说他放弃那个也能养活自己的楚国小吏官职而选择先去齐国学习所谓“帝王之术”,而后来到秦国去寻找飞黄腾达的机会,是因为一群老鼠。

李斯在当小吏的时候,发现这样一个现象:那些在厕所里吃大便的老鼠,遇人或狗到厕所来,它们都赶快逃走;但在米仓看到的老鼠,一只只吃得又大又肥,悠哉游哉地在米堆中嬉戏交配,没有人或狗带来的威胁和惊恐。

前段时间互联网上有一句名言叫“不在朝阳行业里吃肉,就在夕阳行业里吃屎”,与李斯经历的这个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知带给那个说出这句话的2000多年后的后生灵感的是不是李斯的这个典故。

这两句话说明了一个道理:越接近核心资源,得到的越多。

还记得李嘉诚那句房产价值三定律吗?决定房产价值的是三个东西:地段、地段还是地段。

李斯用尽一生在接近权力的核心地段。

赵高说服李斯似乎已经不会有什么变数了,因为赵高和李斯根本就是同样的人。

除了对权力的执着追求外,李斯还有一个特点,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他以秦孝公借周天子衰落,诸侯混战之时变法图强,让秦国乘势崛起的例子来告诉秦始皇机会的重要性。

现在,一个机会摆在李斯面前了。

 

赵高:你们创造了皇权,但真正读懂皇权的人是我

赵高,这个同样出身底层的人太了解同样出身不高的李斯了,如今李斯已经是帝国丞相,李斯年少时在粮仓中看见的那些见到的那些吃得肥头大耳的老鼠,早已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地位了。

赵高对李斯发起了一次直击灵魂的拷问:你的权力将会失去,你要怎么办?

马克思说过:资本家是人格化的资本,他的灵魂就是资本的灵魂;那么此时的李斯就是人格化的权力,他的灵魂就是权力的灵魂。

果然,李斯在以大秦律和道德进行简单抵抗后便开始犹豫,赵高步步紧逼,为李斯勾勒出公子扶苏上任后的可怕景象,其实所谓可怕景象说到底只有一个:李斯失去权力。

一只在粮仓中生活多年的老鼠,不会甘心回到厕所,于是,李斯就范了,赵高、李斯、胡亥的联盟达成。

赵高,这个一辈子兢兢业业、小心谨慎、一直认真管理皇帝车玺的中车府令赵高,却修改了秦始皇嬴政的最后一道诏书。

李斯,这个一直与秦始皇共进退的重臣,却违背了秦始皇的最后一道命令,无他,权力作祟罢了。

于是,赵高拿出“皇帝遗诏”,李斯宣布其有效,并开始执行,李斯加上赵高,行使了一次皇权。

这次被错误行使的皇权又影响了之后的皇权,秦二世粉墨登场。

内廷与外朝

现在让我们看看这次行动中的三个人的受益情况吧。

理论上讲,秦二世是最大受益者,他获得了至高无上的皇权,但是很可惜,秦二世还没准备好,也没有能力去掌控这份皇权。

权力讨厌真空,何况秦二世留下的是至高权力皇权的真空,那么谁更有机会拿走这份权力呢?

不看谁的地位高,更不看谁的能力强,看谁与权力(也就是皇帝)的距离最近。

与皇帝距离更近的是赵高。于是,赵高成为了这次行动的最大受益者,而李斯只能勉强维持现状。

但赵高不会就此满足,因为他的权力太不稳定。

 

赵高:你们创造了皇权,但真正读懂皇权的人是我

秦灭六国后,实行郡县制,地方权力高度向中央集中,中央权力又向皇帝集中,但维持整个国家的运行不可能只靠皇帝一人,皇帝需要让渡出自己的部分权力给外朝,帝国中央的朝臣们负责处理具体事务,和执行皇帝的意志。

让外朝大臣帮忙处理具体事务,对于皇帝来说,这是一种客观存在的需求,所以外朝的大臣们掌握一定的中央权力,这部分权力,皇帝也不能剥夺,但是请注意,以上的权力是外朝大臣这个抽象集体的,不是个人,想剥夺某个朝臣的权力对于皇帝来说一定是轻而易举。

而赵高,通过对秦二世的哄骗而控制了内廷,他可以行使部分皇权了,但是,这份权力归根到底是皇帝的,是秦二世的,他赵高只能骗取而已,如果赵高只有这份权力,那么当秦二世想收回这份权力时,将会十分容易。

所以,赵高必须寻求其他的权力与自己在内廷中的权力相呼应,而这份权力毫无疑问最应该来自外朝,于是赵高开始对付他的下一个目标,丞相李斯。

如果能再控制外朝,那么代行皇权的是他,负责执行皇帝意志的也是他。若能够完成这一步,他几乎可以说掌握全部皇权了。

保住相位的李斯仍在梦中,虽然他对于与他联合动手的赵高拿走了所有权力感到不满,但是仍不会猜到赵高的下一步行动。

赵高利用手中的权力人为的给李斯与秦二世之间制造矛盾,在诬告李斯之子李由谋反,最终李斯被灭三族。

粮仓里的老鼠死在了粮仓里。

赵高代替李斯担任丞相一职。

赵高这个丞相有些特别,秦国分左右丞相,而赵高这个丞相称“中丞相”,关于为何赵高被称为“中丞相”又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一种是因为赵高受过宫刑,是个“中人”,所以称“中丞相”。而另一种则是赵高同时获得了左右丞相的权力,故称“中丞相”。

称为群臣之首的赵高逐步控制了外朝,这样一来,内廷与外朝均在赵高手中,赵高已经几乎可以行使全部皇权了。

完成了这一系列操作后,赵高认为秦二世手中的皇权已经完全被自己架空,为了验证他的猜想,赵高又上演了一出指鹿为马的好戏。

 

赵高:你们创造了皇权,但真正读懂皇权的人是我

至此,赵高终于实行了大权独揽。

赵高对于皇权,对于中央集权的理解都相当不错,在郡县制下,地方没有任何跟中央对抗的可能,中央权力又高度向皇权集中,而同时控制了内廷和外朝,就可以暂代皇权,进而控制全国。

他的预判完全没错,在控制了中央之后,赵高在中央再怎么胡作非为,地方郡县都绝无一点可能去反抗他。但是赵高还是漏算了一点。

漏算

赵高,这个出身卑微(甚至可能受过宫刑)但是极其善于适应环境,并利用环境的人,他率先看清了中央集权,看清了皇权的本质:在新的权力格局中,掌握了中央就掌握了一切,而掌握了皇权就掌握了中央。

因为对皇权、对中央集权等新事物的正确理解,赵高收获了帝国的全部核心权力。

正常情况下,在新的权力逻辑下,地方根本不可能对抗中央,但赵高对于地方的理解,似乎还存在误区。

赵高漏算了一点:六国灭亡,才过去了十几年,郡县制、中央集权、以及皇帝,对于原六国之人来说,这些都是新鲜事物,其他人对新事物的理解和接受能力可没赵高那么强。

他们的脑海中,仍有以往的封君封国。

赵高控制了皇权不假,但是他的这种行使皇权的方式不具备天然的合法性,他必须不断的通过一系列炫目的操作来加强自己的控制力度。

于是朝臣之中,能力变得强弱不重要,是否忠于赵高才重要;而朝廷的决策,是否有利于秦王朝不重要,是否有利于赵高才重要。

一系列炫目的操作后,中央的决策效率大幅下降,权力讨厌真空,如果中央权力的效率降低,就会给地方权力生存空间,但是正常情况下,地方势力也不过是一点点做大,要威胁到中央需要很长的时间。

但赵高所处的年代时秦末,大秦通过郡县将权力将地方权力收归中央才刚刚十几年,十几年间,秦始皇不可能将所有的地方势力全部剿灭,更不可能完全清除人们脑中的地方主义的思想。

所以,当赵高乱政导致中央权力中枢出现混乱时,地方势力快速崛起,当陈胜吴广在大泽乡举起反秦大旗时,大秦瞬间面临着全线崩溃的局面。

 

赵高:你们创造了皇权,但真正读懂皇权的人是我

历史没有给大秦辩驳的机会,在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统一六国,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后的第十五年,公子婴放弃皇帝称号,自降为秦王,当然,对于原六国人来说,彻底灭亡秦国势在必行,奋六世之余烈统一六国的大秦,最终二世而亡。

大秦能够利用中央集权制的优势,但是却不能解决中央集权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只能交给后人去解决了,当秦始皇一统六国登基为皇帝时,这个日后要解决这个问题的人还在乡里用着老爹的钱请一群所谓的兄弟吃喝,他年少时的偶像,是信陵君。

分享至:

相关阅读

今日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