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王熙凤结局 被贾琏休弃,身陷狱神庙,死于血崩之症

红楼梦里,王熙凤是荣国府大管家,深得贾母、王夫人信赖,手握理家大权,可以说是无限风光,同样,她的结局也一样无限凄凉。

王熙凤的人生,应该分成两个阶段来看,她的前半生,高高在上,呼奴呵婢,人人惧服,整个贾府都在她的监控之下。她的后半生,则布满凶险,树敌太多因而招致众怒,结果被丈夫休弃,最终惨死。

 

王熙凤的下场:被贾琏休弃,身陷狱神庙,死于血崩之症

一、是命休还是被丈夫所休?

王熙凤位列十二钗,其结局早已被曹公写进了判词中,但王熙凤的判词至今仍存在争议,尤其是“一从二令三人木”一句。

历来对这句判词的解读没有统一答案,根据脂砚斋批的“拆字法”来理解,这句话最重要的三个字眼是“从”“令”和“休”。

既然是王熙凤判词,那么这三个字的主体自然都是王熙凤,“从”说的是王熙凤从谁呢?多数人倾向于贾琏,初为人妇的王熙凤,还是比较听从和顺从贾琏的,但冷子兴解说荣国府一回,已经点出了,王熙凤和贾琏结婚后不久,贾琏就退了一射之地,似乎王熙凤并没有这样。

王熙凤嫁入贾府后不久就开始理家,原文也基本看不到她对贾琏的顺从,反而是步步紧逼,常逼得贾琏咬牙切齿。多读几遍后发现,王熙凤的顺从,更多地应该是对贾母和王夫人,这也是她能够掌权理家的基本前提,正因为对贾母的顺从,她才有了得以号令贾府的资本,这就说到了“令”。

“令”也有两种解读,有人认为她先是对贾琏顺从,然后命令贾琏,最后被贾琏所休,这么理解似乎也对,但既然是人物判词,只局限于夫妻之间的关系变化,未免狭隘了些。王熙凤是荣府大管家,“令”更多的应该是她号令贾府。

“休”目前被解读最多的是指王熙凤被贾琏休弃,也有人解读为王熙凤命休矣。究竟哪一种更可信呢?其实原文早有暗示。第六十八回,凤姐大闹宁国府,提到了她被休的话,如:

“这会子被人家告我们,我又是个没脚蟹,连官场中都知道我利害吃醋,如今指名提我,要休我。”“回来咱们公同请了合族中人,大家觌面说个明白。给我休书,我就走路。 ”“再者咱们只过去见了老太太,太太和众族人,大家公议了,我既不贤良,又不容丈夫娶亲买妾,只给我一纸休书,我即刻就走。”

这一处透露,应该正是暗示了其被休弃的结局,能休她的自然是丈夫贾琏。贾琏为什么要休她呢?自然是对她忍无可忍,对她的吃醋,对她的狠毒,对她做过的许多恶,贾琏一并算了总账。甚至,休掉凤姐,并非贾琏一人意见,背后还有邢夫人等人。

 

王熙凤的下场:被贾琏休弃,身陷狱神庙,死于血崩之症

二、贾府抄家后身陷狱神庙

根据脂砚斋批语,王熙凤和宝玉在贾府被抄没后,还曾身陷狱神庙。这一点主要出现在脂批中。

二十六回:狱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叹叹。丁亥夏畸笏叟。二十七回:且系本心本意,“狱神庙”回内方见。又:此系未见“抄没”、“狱神庙”诸事,故有是批。丁亥夏。畸笏。四十一回:狱庙相逢之日始知“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实伏线于千里,哀哉伤哉!此后文字不忍卒读。辛卯冬日。

从以上几处批语透露可知,八十回后,宝玉和凤姐姐弟在贾府被抄没后,曾身陷狱神庙,后来茜雪和小红曾一起设法前去探望,甚至搭救。

这里有一个疑点,如果王熙凤在贾府败落前被贾琏休弃,那么她接下来应该是“哭向金陵”,即离开贾府回到了金陵娘家,不至于被抄家所连累才是,为什么还会出现在狱神庙里?

我想有两个可能,其一,凤姐被贾琏休弃后,尚未来得及回娘家,贾府即被抄没,王熙凤自然被牵连,后经过茜雪、小红等人疏通关节,凤姐因病重被放出,然后回了金陵。

还有一种可能是,凤姐被休后回到了金陵,但金陵王家和贾府在金陵的老家,连同京中的贾家,史家,薛家,四大家族此时俱被抄没,王熙凤自然无法幸免。

但不管是何种原因,王熙凤身陷狱神庙,应该是八十回后的真实情节,小红感念旧主,曾想方设法搭救,且此时刘姥姥带着巧姐也出现在了狱神庙,这是刘姥姥第三次进贾府,也是王熙凤母女最后一次见面,此时的王熙凤,几下里交攻,应该已经病入膏肓了。

 

王熙凤的下场:被贾琏休弃,身陷狱神庙,死于血崩之症

三、死于血崩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们都知道,王熙凤的身体一直都不大好,尤其是她不顾劳累,一次次透支自己的身体。第十九回,元春省亲回宫后,说到贾府“人人力倦,各各神疲”而最累的莫过于王熙凤。

也是这时候,脂砚斋对“事多任重,本性要强”的王熙凤下了四字批语:伏下病源。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王熙凤将来很可能死于病重,而这种病正是因为日日操劳所致。

二十一回,脂砚斋又一次透露八十回后的一篇回目“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这个情节说的应该是王熙凤的末路了,即她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还是忍不住要去揽权理家。其实前八十回里,关于凤姐之病,有多处细节交代。

五十五回提到,“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太医用药。”王熙凤是个争强好胜的人,但凡能走动,她都不会闲着,小产要三个太医用药,可见症状不轻。

到了七十二回,曹公更是借平儿和鸳鸯的一番对话,交代了凤姐的病情,鸳鸯忽然提到了自己姐姐的死,似乎是暗示王熙凤结局。我们看原文:

鸳鸯道:“虽然如此,到底该请大夫来瞧瞧是什么病,也都好放心。”平儿道:“我的姐姐,说起病来,据我看也不是什么小症候。”鸳鸯忙道:“是什么病呢?”平儿见问,又往前凑了一凑,向耳边说道:“只从上月行了经之后,这一个月竟淅淅沥沥的没有止住。这可是大病不是?”鸳鸯听了,忙答道:“嗳哟!依你这话,这可不成了血山崩了。”

这之后的贾府中秋节,王熙凤就因病没有参加,以她的性格,但凡能挣扎着起来,是一定会跑到贾母跟前逗趣的,但她没有,因为此时的王熙凤已经病得不轻了,且下边淋漓不止,根本就无法行走,更不要说去逗贾母开心了。

到了七十七回,虽然提到凤姐病情好转,可以出入行走了,但仍需要服药调养,且最不可缺的一味药即是人参,而此时的贾府竟然连二两上等人参都找不到了,最后还是薛宝钗从自己家当铺兑了二两出来。

贾府败落时,王熙凤仍病重,加上被贾琏休弃,身陷狱神庙等一系列事件的接连打击,她的病情恶化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综合鸳鸯和平儿一段谈话的暗示,最终王熙凤极有可能死于血崩之症。

分享至:

相关阅读

今日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