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趣闻 > 娱乐 >

对话詹姆斯·卡梅隆:《阿凡达》不会被时间限制

《阿凡达》《阿凡达》

  在《阿凡达》中国内地重映之际,我们对话该片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回顾十几年前首部电影推出时的点滴,也展望如今正在拍摄的续集。请卡神搞快点!

  提问:现在回过头看,《阿凡达》取得的成绩是在您意料之中的吗?

  卡梅隆:首先,没有人能预料到电影在世界各个市场的反响会怎么样,显然,中国成为了我们在北美以外最好的海外市场,我们被市场反响所震惊。我们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知道我们是在讲一个有趣的故事,视觉也不错,能让各地观众发自内心接受它、理解它,这就满足了。当然,制作起来也是很有难度的,我们花了四年半时间才做出第一部电影,好在结果是令人满意的。

  提问:当初拍摄《阿凡达》的时候,有留下什么遗憾吗?如果是现在拍,有什么地方能比当年做得更好吗?

  卡梅隆:《阿凡达》是一个样本,很多技术现在都可以处理得更好,我们花了十年时间改进我们所有的工具。再拍续集的话,画面看起来会更真实,角色也会有更强的真实感。

  但是现在看《阿凡达》,我还是会惊讶于当年它对技术的提升,几千名艺术家一起创作,确保所有的表演都能成真。明明是一个长着猫耳朵的外星角色,我们却能感受到她的内心,她的心碎,她的感情,她的爱……都很真实,这是我认为拍《阿凡达》最大的挑战。

  我们总共花了四年半时间,其中三年半都花在了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镜头、感觉很真实之前。那只是一个很小的镜头,我在剪辑室里一遍又一遍播放和观看,像个疯子一样。因为在那一刻我知道,我们的其他几千个镜头也可以搞定了。

  所以是的,我们现在的流程可以做得更先进了,HDR技术更成熟了,3D技术、渲染技术、AI技术等等都更好了。但归根结底,续集还是《阿凡达》电影,《阿凡达》在过去那个年代依旧是很有开创性的作品。

  提问:十一年前上映的时候,全世界还没有现在这么多3D IMAX影院,《阿凡达》令观众认识到了大银幕的魅力。您认为《阿凡达》助推了IMAX和3D在全世界的普及吗?

  卡梅隆:IMAX是非常适合《阿凡达》的,因为它是一个能真正把你推向另一个世界里的手段,大银幕会占满你的视觉。IMAX帮助了我们,我们也帮助了IMAX。

  IMAX影院在《阿凡达》之后的确拓展了很多,因为《阿凡达》是那种会提醒人们为什么要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作品。现在影院已经发展得很好了,但IMAX更好,画面更大、离得更近、视觉更满,3D则让你感受到置身电影之中。这次重映的所有影院都是放3D版本,大约两万块银幕,希望每位观众都能享受它。

  提问:《阿凡达》当年上映很轰动,您认为现在的年轻观众还会如此喜爱这部电影吗?会担心它会“过时”吗?

  卡梅隆: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只有一种方法能验证,那就是重新在两万块银幕上映,等新一批年轻观众来看了,哈哈。

  《阿凡达》并不是当年流行文化的一个横截面,而是一个架空世界的故事,所以我希望人们能发现,它是不会被时间限制的。

  可能现在的一半人是当年没看过《阿凡达》的,那时候四五岁的孩子现在十五岁了,可以开始享受他喜欢的冒险、他喜欢的视效、他喜欢的角色了。《阿凡达》是为大银幕、为3D和IMAX而生的。据我对中国电影市场的了解,现在中国观众仍然很喜欢3D电影,也非常乐于拥抱IMAX,中国已经有700多块IMAX银幕,这次是一个很难得的机遇。

  没准首映场就会有一些十几岁的孩子来,然后说,“我靠,朋友们,你们应该来看看这个电影!”这也是OK的,让他们自己来发现它。

  提问:这次《阿凡达》在中国重映后,很有可能会重新坐上全球影史票房冠军的宝座。您怎么看这件事?(注:如今已重回冠军)

  卡梅隆:我不太看重这件事,有时候这个片子高一点,有时候那个片子高一点……《阿凡达》也好,《复仇者联盟》也好,全球票房都是在20多亿美元的范畴,在中国也都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绩。这证明电影市场是非常健康、有活力的,即便疫情来袭也不会失去它的价值。在疫情肆虐的当下,当我在家看剧看腻了的时候,就会很想出门去体验一场特别的经历。我不是不喜欢时间很长的媒介形式,那些好几小时的作品我也喜欢,但电影院依然是我第一喜欢的媒介。

  提问:如您所说,现在人们既会去电影院看电影,也会在家里看流媒体上的电影。您认为未来的电影应该只拍给大银幕观众,还是两者并行发展?

  卡梅隆:媒介需要海量的不同风格类型的故事,我拍的电影也会登录流媒体。无论是录像带、镭射影碟、HBO还是什么,我都会同时考虑大银幕和小屏幕的效果。因为我的作品会在各种不同的平台上播放,所以必须精通各种媒介。如果你问我“你会专门为流媒体拍点什么吗”,我的回答是肯定会。现在越来越多人使用流媒体,看东西越来越便捷……

  一部电影只能有两个半小时时长,最多能争取到三小时,而在流媒体上你可以写六小时、八小时的故事。作为一名编剧,我喜欢写很多场戏,来丰富故事和人物的细节,而作为导演,我就只能怨念编剧了,因为电影篇幅有限,需要做取舍。所以是的,我很乐于为流媒体拍东西,能更深层地挖掘人物。

  提问:您刚才提到HDR技术,但据我所知,传统投影技术很难体现出效果,在类似LED屏幕上可能会更好,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卡梅隆:《阿凡达2》我们是用索尼CineAltaV摄影机拍的,我们跟索尼合作共同提升了3D拍摄系统,有18档动态范围,宽容度很高,让所有视效都能有高动态范围表现。所以在影院的激光屏上会表现很好,而在家里观看的时候,LED屏幕也会比目前的效果有所提升。所以就算你在家看2D,也会有很好的体验,观感很真实,这是令人兴奋的。

  提问:我们都很期待《阿凡达》的几部续集,现在它们进展怎么样了?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年的时间?

  卡梅隆:哈哈。我来简单捋一下时间线吧,从2010年《阿凡达》上映后到2012年的时间里,我都在做系列相关工作,作总结,探索海底、热带雨林的制作技术,研究角色……从2012年开始,我开始写《阿凡达2》《阿凡达3》《阿凡达4》《阿凡达5》的剧本,每个都是三小时体量的电影,所以需要写一个12小时内容的剧本。我希望能在正式开拍前把所有这些工作都做好,确保故事能在正确的路线上发展下去。

  很多人拍一部电影赚钱了,紧接着就拍续集,不会提前考虑问题。我的工作方式有点像《指环王》或者《哈利·波特》,有大量工作需要前置完成,然后再按部就班地一部一部拍出来。过去三年我都在同时筹备第二、三、四部,然后因为疫情的关系停工了四个月,我们现在已经拍完了所有的动作捕捉、拍摄,部分完成了特效,明年我们会做完《阿凡达2》。除了因为疫情停工的四个月以外,一切进展都很顺利。希望大家都还记得《阿凡达》吧,这次的重映会是一次很好的热身,可以帮助观众重温一下前面的故事。

  提问:《阿凡达》和《阿凡达2》可能讲述的都是人类与潘多拉星球土著之间的争端,为什么他们无法达成和平?这是现实的映射吗?

  卡梅隆:纵观人类历史,人们总是不满足于在自己的快乐小家园里自给自足,总会出于石油、钻石、皮草等等利益的驱使,坐船出海,想要去征服其他地方,夺走其他人的东西,这是世界形成今天这样局面的过程。

  我们需要警醒,警醒即便在今天,全球越来越城市化,我们仍在破坏原始森林,在打破地球的生态多样性,在污染海洋,在剿灭土著文化……扩张需要越来越多资源,人类的行径从来都没变过。而土著文化也在教育着我们,到底应该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现在我们的生态是失衡的,有很多人为了未来想努力把环境变得更好,这是《阿凡达》想要传达的东西。是的,《阿凡达》是一部大型动作冒险片、爱情片没错,但这个主题才是我想做这部电影的原因。

  何小沁/文

分享至:

相关阅读

今日快讯